光的水解

๛ก(ー̀ωー́ก)

Don't be a □

王說,去以六月息者也

又双叒叕是草稿紙混抹……
宮澤賢治先生的詩有种科學與宗教雜糅的破碎的絢麗感誒。抽時間再把《銀河鐵道之夜》找出來讀一遍w

近来功课好紧张啊每次都是宿舍熄灯才开始肝,于是拖了好久才基本完成w。

越来越喜欢歌仙了(特别是鞋【buni)!大概是理科狗对文系的美好幻想嗯。
做个风雅的人。

仕云说谷雨过了春天就结束了,夏天开始我们就是高三了
“你们一定会怀念现在的时光的”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同我说。
大概是吧
我似乎已经开始怀念未来的一年了。

高三要多读书。

晚自习丢下动量去看雨
雨滴在眼镜上,打碎了教学楼上的灯光
也许有点令人难过,也许没有。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窝,再也不,通宵,肝作业了,再也不!!

真理

少说话,多做事

高二以来,我觉得生活待我很好。虽然学习依然很艰难,该离开的最终还是离开了,时不时也会觉得生气。但是待在学校很开心,回到家也是。老师们很可爱,上课超级棒(吐槽一下化學可愛教課越來越快了阿有點吃不消了),仕云又撩我们了,他作为大家的王越来越可爱了呢qwq(好想寫信阿但是又不太敢……好嘛我承認還有時間不夠……自己作的);我和同学们相处的很不错,室友都是一些小可爱,和她们聊天很高兴,而且因为從回宿舍到熄灯的时间挺短,所以也不必担心不能静心学习,这样看来晚自习延时是件好事呢(自我安慰.jpg)。我有了梦想,有对未来的期待,而且每天都可以朝着我所期待的前方去努力,早上起床想着要不要来道理综题(以及計劃和燕妮一起晨跑w),假期期待着努力做完作业还可以复习一下无机化学和牛顿力学,再背他几百个单词(一看就知道是在扯淡,来到了2017春季学年的我如是说,但是没关系啊马上一轮复习加油加油fighting),回玉溪和大家过年,也许还能去远一点玩,或者找莫老师去她画室,希望有一天我能自己出一本画集,然后就可以攒钱买鹤丸国永的手办了真棒,液(喵的刀男毒太大每一把刀都那么美好怎么办,要不,不買了)。最近看的书和电影都不多,但是还是很喜欢史铁生的书(入了文野的坑,恐怕要沉迷外國小說了,順便,個人覺得每一個中學生大學生都應該讀讀夏目漱石的《三四郎》)和sia(超棒阿阿阿)、lorde的歌(好嘛这样说也不对,個人听歌比較杂)多看书多听歌多多肝电影,林语堂,杨绛,林徽因,钱钟书,各种诗集小说散文或者历史读物等等,现在又多了不僅僅是海明威,以及好不容易借到的《平家物语》,讲真日本古典文化比它近年来的ACG文化更有吸引力诶!学了很多自己喜欢的钢琴曲,开始了解中国传统常识和日本平安京以及幕末,喜欢《银河铁道之夜》的白色的火焰(宮澤賢治的詩集有一種科學與宗教混雜的破碎的絢麗感),也希望能更多的了解天文学。好吧我只是想码字,把近期总结给自己,那么先睡了,今天晚些时候还要起来继续前进呢!晚安咯么么扎ꉂ(ˊᗜˋ*)
哦对了,窝把头发剪的更短了,帅的我不能自已(不信请参考药研,走出了群众舆论的我如是说。看到了机油深陷舆论的我不厚道的笑了)。而且买了一把二手小提琴,差点被老妈打死,买了一双木屐,至今还没到……啊好期待(我一定会再买的!因为春运退货了的我如是说)。(超好穿!可惜不敢穿到大街上走……太中二了w)
高二活动好多啊,春风杯女排超丢人hhhhhhh但是新选手玩的很开心,男篮遇到了黑哨依然只是险败,他们超级棒的。接下来就是课本剧啦,多灾多难好不容易确定了《欧维》接下来就看大家的能耐了,神踏马是第一中的最佳成绩诶可把清清高兴坏了他终于有烟钱了。期中考看到了一些差距,放平心态再加油!(最终死于心大)。计划好好出一期厚涂的黑板报预计画萤丸wiiiiii(給句實話,嚇語太太的圖很適合板報)
理綜卷好變態!還有不到一年就要高考了!不能再頹廢了!阿說起來好像從來不知道不頹廢是一種什麼感覺哈(´∩ω∩`)努力努力!!!

【回血】坑多物杂 占tag抱歉


这里学生党准备挥泪告别童年的热爱攒钱买本子【不是】攒钱上大学……
以下:
《加油大魔王》1~28(八成新)。
《三眼哮天录》1~14(九成新)。
《谜之魔盒》8、9(九成新)。
《萌三国》3(九成新)。
《一夕一夏》1~5(全)(八成新)。
《长歌行》1~8(全新)。
《哥斯拉不说话》(全新)
《飒漫画美图赏②》(全新)

《加魔》《三眼》《萌三国》10元一本,《魔盒》8元一本,《一夕一夏》《长歌行》16元一本,《哥斯拉不说话》26元,《飒漫画美图赏②》35元。(同城及周边地区包邮,坐标昆明)
附赠部分全新海报明信片。可单出,量出可小刀且有手绘明信片随机掉落。⸜(* ॑꒳ ॑* )⸝

有意的小伙伴私聊mua,详情见咸鱼http://a.iopiopl.com/F.Y6TU8?ut_sk=1.null.Copy.detail

p.s.因学校的原因以及不定时手绘明信片,发货可能较慢,急求者慎拍。

句芒x蓐收,兄弟设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玄嚣大大把您这俩儿子送给我吧!

骤雨:

电影里甚至没看清蓐收的样子,看海报也实在看不出男女,姑且认为是男孩子吧。这儿用的兄弟设定,同为少昊的儿子。二位无论海报还是本身的原型都很有渊源,搭配感十足,尝试写写。
短小渣ooc,安利向


回车避雷,线下正文
-----------------
暮色渐收,树树海棠迎着夕阳开得艳丽。句芒临风而立,在树下极目眺着远方那离夕阳更近的田野。


“你的法术又精进了。”凤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伸出手去,隔着一层空气小心抚弄着那饱满的海棠花瓣,含着满目的赞许。


句芒听到声音连忙回身,微垂着头尊敬地道:“哪里,您谬赞了。这法术仍粗糙的很。”小步退到凤的身后,再微微抬头,目光仍远远的望着那轮红日将落的地方。


凤顺着句芒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片金红的作物中间似有响动,“蓐收又在那边?”她回过头去看了看句芒的眼睛,“后土方才寻你不得,本想让你去把他带回来。”她的话末带着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顿了顿,便转身向后走远,“这孩子的性格会吃大亏的。”


句芒收回目光,怔怔的看着凤远去的背影,攥紧了手边垂下的衣袖。


他重新回过头去看着那边的落日,他记得蓐收年幼时也有过调皮的时候,用自己的半吊子法术愣是将那落日在天边多吊了半个钟头。这小小的恶作剧可是害苦了严格根据太阳升落来作息的植物和居民,而句芒也是在那株他精心照看的百合花出现异象的时候,才意识到落日的反常,才想起自己在着急回花圃之前答应过弟弟,日落之前会去田野找他,然后他们一起回家。


事情的结果是这迟到了半个钟头的落日,几乎打乱了所有人掌管的规律。这一天的黑夜被迫缩短了半个钟头,而夜里植物的修养生息也彻彻底底的被打乱。蓐收的师父和后土爷爷气的直跳脚,一怒之下罚了蓐收五日禁闭,又罚他为金正做一个月的杂务,还要抄写秋神的守则,还听师父念叨了将近两个月。


“我们掌管着人间的自然规律,这可不能随意更改。落日的时间必须按照时节的规定一秒不差。”那时禁闭室里的蓐收摇头晃脑的对禁闭室外来偷偷看他的句芒复述着师父的话。话毕又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句芒,“那哥哥答应弟弟的时间……”


“也必须一秒不差。”句芒惭愧的低着头,小声却坚定的说,“只许早,不许晚。以后我再爽约,就年年都去帮你驱虫除草。”说完抬起头,看着蓐收眼睛里重新闪烁起的光芒,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


一阵凉风掠过,把句芒从回忆里惊醒,他这才发现夕阳又要按时落下了,而蓐收仍然在麦田里孤身一人。他朋友不少,可是却还是会给人孤僻的感觉。而日落是他最不孤独的时候,这是蓐收曾经亲口对句芒说过的。


句芒开始并不明白这句话,他只觉得小小的弟弟在高高的麦田中央,一个人控制着太阳慢慢的下落,那仿佛是世间最落寞的一副画面。直到有一天,他只身在旷野之中,看着红日一点点的向下掉。他在日落里感到了弟弟的法力,和阳光混在一起,将他严严实实的包了在里面。这种陪伴的感觉,是他长久以来少有体会的。


句芒便起身离开花圃,只身往麦田中央走去。蓐收现在远没有小时候活泼可爱,句芒还记得曾经他在他睡觉时,用狗尾巴草搔痒他的鼻尖,在第一批谷物成熟时欢欣捧起麦粒撒上天空。而现在他很少大声说笑,常交谈的人,除了同属和一些小妖怪,便也只剩下句芒这个哥哥了。


并没走出去多远,句芒就看见远处的麦穗中央飘着些短顺的白发。他径直走过去,伸出手想揉揉蓐收的发顶,又犹疑着不敢贸然触碰。最终那手还是落在了他的右肩上,揉了揉他的肩头,句芒跟着坐在了蓐收的旁边。


蓐收的师傅已经年迈退隐,现在换作蓐收全权控制着日落和秋天的事物,迟暮与新生,枯萎与成熟。句芒一直觉得蓐收有时候比祝融更适合红色,祝融将红色演绎的太过暴烈,而蓐收的眼睛里却总是满含温柔。正是因为这样,人间的秋天也总是满含温柔吧。


“我想再去一次人间。”蓐收没头没脑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而施法端坐的身体仍旧纹丝不动。


句芒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要这样说,只是劝他施法日落时要专心。


“听说人类还叫我做红光。这样的名字,听着就很受用。”蓐收带着几分得意咧嘴笑了,句芒看着他的侧颜,觉得时光重叠到了过去那个拖着太阳不让落下的蓐收。句芒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次去人间,虽然只有七天,但七天的日落全部都是晴朗的日落。我没看见秋天果实的成熟,但是日暮十分,整片海洋都被红日染的红紫,闪动着无比漂亮的光辉。”蓐收眯起眼睛,享受着回忆中美景带来的愉悦,“而咱们的南冥北冥,平静的连点涟漪都很少,太阳也不会沉向大海。说起来,要不是去过人间,我都很难想象羲和会乐意往海里栽呢。”


“去过人间,才知道我们手中的这些寻常之物,在天地苍穹之间变幻轮回,是件多么美丽的事。”句芒看着远处最后一丝红光渐渐消失,轻声的说。


夜幕终于来临,西方天空的一点儿深紫也在飞快的消失。接下来便是常曦娘娘登场的时候了,蓐收伸了个懒腰又快速的站起身,习惯性的挠了挠左耳边的白蛇。顿了顿看看身边的句芒,向他伸出一只手。
“哥哥,该回家了。”


句芒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夜幕已至,旁人看来自己又助长着弟弟离群索居的怪癖,对着落日坐了一下午。句芒苦笑着摇摇头,还是伸出手搭上了蓐收,两人一用力句芒便被拉了起来。


“他们才不明白日落的魔力,能让独自一人的自己感受不到孤独。”句芒轻声念叨着。


“你说什么?”蓐收偏过头来将耳朵凑向句芒。


“没什么,我说快点回家!”句芒拧了拧蓐收的左耳,笑出了声。


2016.7.10

终于从四川平安回到家辣!
从人迹罕至的山旮旯到现代化的大都市,从高寒的冰川到湿热的锦城,四川包罗了许多大地的奇迹。一路上我们惊叹于这片土地的厚重和淳朴,想象自己变得很大很大直到能够趴在连绵的山峦上感受河流的奔腾和岩石的脉搏。一直以来我更愿意去海边旅游而期待能够远离太多人的世界和商业气息,但这一次却真正感受到人文的魅力,无论是宽窄巷的历史还是甘孜峡谷中正在架设的高速公路,几千年以来我们努力在大地上留下自己存在的痕迹以敬畏生命和世界,忽然就理解了三步一跪拜用双脚丈量大地一路进藏的教徒。
旅途很愉快,但是补作业就惨了,哈。
最后,不得不这样感叹,昆明的气候,真!他!妈!好!

脑洞

Laure是芒果味儿的
Aeg对芒果过敏但却特别特别喜欢芒果